首页 > 未分类 > ZT想睡好觉?别做梦了

ZT想睡好觉?别做梦了

2007年04月28日 留下评论 Go to comments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保罗•泰利尔(Paul Tyrrell)

2007年4月28日 星期六


某个周日的夜间11点30分,26岁的工人亚历克斯•韦布(Alex Webb,非真名)走进了位于哈利街(Harley Street)的伦敦诊所(London Clinic)。他的专用房间豪华宽敞,但他却感到不舒服。

几十个电极安置在他的头部、胸部和四肢;几条松紧带环绕在他的躯干部位;血氧监测仪探头夹在他的右手食指上。

韦布的女友表示,他之所以来看医生,是因为他睡觉时行为怪异。他会在床上乱动,好像在与床单搏斗;他会击打墙壁,或打翻床头柜上的东西。有时,他会与女友生气地讲话,然后再次入睡。但在他疲惫不堪地醒来后,却一点都不记得这些事。

“真是糟糕透了,另一个‘我’竟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与我的女友说话,”他表示,“但我最担心的是,我可能会伤害到她。”


此他进行了这次“多导睡眠图”(PSG)检查,或称为“睡眠研究”。伦敦诊所咨询师兼瑞典哥特堡大学(Gothenburg
University)教授加比•巴德雷(Gaby
Badre)安排了这项检查。他对韦布的病情有个假设,但需要验证。他希望记录患者的大脑活动,并分析他的做梦方式。

最近几年,“多导睡眠
图”得到了较为广泛的应用。拉夫堡大学(Loughborough University)睡眠研究中心高级讲师路易丝•雷纳博士(Dr Louise
Reyner)表示,西方国家的睡眠病例数量正大幅增加,不过尚不清楚的是,有多少病例是因为人们更加关注睡眠和有了更好诊断而出现的。

“没有太多证据显示人们的睡眠质量和数量都在下降,”她表示,“我们发现,人们的任务比以前更为复杂,‘磕睡’正在更大程度上给他们的生活带来负面影响。”

巴德雷教授认为,现代工作习惯正将人类的生理机能逼至极限。“1000年来,我们有两种生活状态:白天劳作,夜里睡觉,”他表示,“如今,我们生活在一天24小时、一周7天的全天候文化中,我们感到我们不得不在任何时候都与办公室、家人和朋友‘连接在一起’。”

他治疗过众多伦敦金融城的员工,这些患者“完全筋疲力尽”,原因在于,为了适应生活中的其它事情,他们选择了减少睡眠,累积了大量的“睡眠债”。

他表示:“我们看到更多睡眠长期欠债的年轻人正出现各种问题,例如,荷尔蒙分泌失调、免疫力下降、高血压、心血管问题、体重增加和Ⅱ型糖尿病等。”

其中许多症状与“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obstructive sleep apnoea,OSA)障碍有关。这种症状会令人在夜间出现严重的呼吸困难,在白天又会非常困倦。体重越重,患OSA的几率就越高,这会造成睡眠期间的大声打鼾和窒息。


国打鼾和睡眠呼吸暂停协会(British Snoring and Sleep Apnoea
Association)联合创始人玛丽安•戴维(Marianne
Davey)表示,在西方,随着肥胖人群数量的增多、相关意识的增强和治疗水平的提高,
确认OSA症状的人数也在增多。在英国,现在有4‰的人患有OSA症,而1991年只有1‰,不过一些调查显示,真实比例远高于这个数字。

她表示:“超重、吸烟和饮酒是打鼾的三大元凶,因此不良的生活方式是罪魁祸首。”

然而,巴德雷教授表示,最糟的生活方式是故意减少睡眠。他已发现,有少量(但越来越多的)客户正借助药品,以求在对健康不利的时间段内保持警醒。


近,巴德雷治疗了一位年轻的投资银行家。显然,为了完成一笔交易,他可能会连续工作3至5天,而后用一个长周末来恢复。他用一种叫作莫达非尼
(modafinil)的药物来保持清醒,然后用一种叫作佐匹克隆(zopiclone)的药物让自己入睡。这两种药都是处方药,但他能从网上订购。

巴德雷教授表示,金融城里有抱负的人正产生一种错误的安全感。不管用何种方法,如果你整夜不睡,然后第二天接着工作,你至少会遇到某种认知功能障碍。

他表示:“这可能会带来小的伤害。或者可能会让你看错交通灯,或者让你在一份百万美元的合同上犯错。”

在进行睡眠测试3天后,韦布约见了巴德雷教授,询问检查结果。正如猜想的那样,他的大脑活动中出现了一些确凿的证据。健康人每晚会经历4个或5个“睡眠周期”,在组织修复期间,会经历深睡眠的波谷,做梦时则是快速动眼的波峰期。

韦布夜里大部分时间都在进行快速动眼运动,还会做长时间的梦。另外,他会在梦中做出动作,因为与一般的睡眠者不同,他的大脑没有让他的身体休息。

巴德雷教授的诊断是,韦布出现了“快速动眼运动障碍”,这种障碍可能使睡眠者伤害他们自己或伴侣。这属于神经问题,因此不能责怪他的生活方式,但压力可以引发最糟糕的症状。

医生给韦布开了小剂量的镇静药,名为氯硝西泮,用来在夜间放松肌肉,让他的身体可以“忘却”他的不当行为。医生还指导他恢复了“生理节奏”,即控制睡眠模式的日常生理周期。几周后,他的睡眠质量就非常高了。

韦布是幸运的。他的健康保险覆盖了这次睡眠检测,但英国的许多医疗保险并不包括这一内容。他也积极配合了治疗。最重要的是,他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并采取行动。专家们表示,许多睡眠不好的人要么由于太难为情,要么由于没意识到问题的存在,甚至连这些简单的措施也没有做。

译者/梁艳梅

Advertisements
分类:未分类
  1. 2007年05月7日 @ 11:36 上午

    个人建议,来点短小以及不那么灰色的可以吗?即便是中文,我也看得不太明了。

  2. Unknown
    2008年08月18日 @ 9:08 上午

    Welcome to enter (wow gold) and (wow power leveling) trading site, (Rolex) are cheap, (World of Warcraft gold) credibility Very good! Quickly into the next single! Key words !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