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未分类 > 自由思想,谨慎表达。但是有时候必须要表达。

自由思想,谨慎表达。但是有时候必须要表达。

2007年01月26日 留下评论 Go to comments

以下是我在韦哥Blog上的留言,一不小心留长了,索性也在这里发一份,增加一点Synergieeffekt。最后面附上他的原文。

1. 思辨的目的是什么?
思辨本身就是目的,思辨的前提是承认绝对真理的不可认知性,即不论思维达到什么深度,始终是有缺陷的,而且缺陷可能是表层的,也可能是根本的。所以思辨的存在是人能够进步的前提,不管是一个人还是一个社会,思想形成都是一个进化的过程,楼主对信念的理解正契合了创造论的意旨,并将”一个确定的信念“同”可交流的想法“割裂视之,实际上在两者之间并无明晰可辨的界限,所以楼主说追求思辨的人是固步自封,而其实坚持基本信仰不可动摇的人又何尝不是固步自封——即预设已有的信仰坚不可破,不承认思维演化的渐进过程适用于所有知识和知识体系——并不是说无信仰者没有固步自封,只是说有信仰者无需五十笑百,
实际这种二元思维乃是我们解释世界及论证自身存在性的基本方式——不论是有信仰者还是无信仰者。举两例:Lakatos在Popper科学可证伪性理论的基础上建立了知识论的一般方法,其核心观点就是(广义上的)理论处在不断演进之中,而每一套理论都是有一个不可动摇的理论内核加上若干外围命题构成,外围命题可讨论可修正,但是一旦理论内核出现问题,理论本身就必须彻底废止了;第二个例子是宪政上的运用:Buchanan认为宪法的意义在于在基本和核心问题上达成全社会的共识,及Gesellschaftsvertrag unter Konsens,而其它法律则是在拥有一致同意性的宪法基础上以多数赞成的原则建立的,在这里宪法就是内核,而其它法律则是派生的、可修订的。
好,扯了这么多,就是想说一点:确立某个信念并坚守之,同时在外围命题上采取充分开放的态度实际上是我们在大多数问题上采取的通用态度,至少是至今为止正确且有效的态度。所以这一点不能成为批判无信仰者的理由。

2. 什么是”历史证明有效的体系“,”历史证明有效的体系“是否就是可指导当下及未来的体系?
这里的问题恐怕还是静态思维,历史不仅不是statisch的,而且也不是dynamisch的,历史是evolutorisch的。哈哈,虽然我知道这样说无异于与创造论者谋皮,但是如果说我还有什么坚守的价值观,或者说当下坚守的价值观,那就是这个了。

3. 一辈子乐于思辨的人一定偏离了他生活的目的?
人有权利确定他自己生活的目的,所以不存在什么外生的”生活之目的“,如果一个人如楼主所言确被”思辨中的矛盾之美“所吸引而决定选择思辨的一生,则他应当得到这样的自由,这就是他生活的目的。楼主对”在信念中做到超越“的描述非常有吸引力,但是确实以该种信念无可动摇的绝对地位为前提的,打个比方如果我说这种超越无异于先选定一种水果作为自己的最爱,继而”发现“其它水果也都很好吃从而获得对原先”认识“的超越并感受到极大喜悦楼主肯定不会同意——因为完全有可能存在这样的危险,就是我发现某种水果可口的程度甚至超过了原先我钦定为”最爱“的那种,而这样的事情惟有在预先认定该种水果被我喜爱的程度不可动摇的前提下才能成立——水果当然不可能被先验的认做是我的最爱,同样,其它一切在我判断力可达范围内的事物也都不可以,所以这种认识只可能发生在两种情况下:一,有先验的价值存在;二,我主动放弃自己的一部分判断力,或者运用判断力的自由——第二种明显不可能为有信仰者接受,至于先验的问题,这个太麻烦,不如另开一帖讨论。简单的说,有信仰者,如楼主也认为意识不可达的世界对意识本身是无价值的,先验观念也是一样,我认为。

4. ”极端的骄傲,以为可以通过涉猎一个自己都不知所云的体系而找到世界和历史的秘密“?
这是对无信仰者,至少是部分无信仰者的极大误解——我从来不相信我可能找到申明世界和历史的秘密,据我所知部分的有信仰者,如楼主也相信所谓上帝的意图是不可知的,所以这一点上我想我们是一致的,我完全同意Whitedeep上次留言所说的,在这个问题上有信仰者和无信仰者不过是在用不同的方式填补自己不可知的那部分世界而已。至于精神极度空虚需要填补——我想楼主本身虽然不属此列,但是恐怕也会同意有很大一部分有信仰者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皈依的吧,所以拿它作为无信仰者的特质恐怕不妥。

5. ”然而当今中国的聪明青年们,以为可以做到宽容并且看透一切,在各种观点间玩一玩浅薄的思辩游戏,并且以自由形容自己,却只能说明他们心中一团乱麻而实则空无一物。“
这段话说得极好,谨记了。大家共勉吧。

思辩的人生(韦爵爷)

我是在下午等公车的时候突然想到“思辨”这个东西的,感觉至今还在它的窠臼里面流连,于是似乎浪费了很多时间了,仿佛长时间等车会令人烦躁不安。

众人,尤其是当代中国的某些聪明青年,都
以善于思辩为美事。辩论赛是常见的现象,然而我至今仍不清楚它对实际生活的意义。更普遍的情况是自己和自己辩论,在各种观点中间摇摆不定,进而自称自由思
想者。如今开放时代的“自由思想者”在实质上已经较启蒙时期的反思想专制的斗士大为不同,大致可分为两种。一种是“伪自由思想者”,他们显然有自己信奉的
一套,这一套无论如何是无比肤浅的,于是向高深的体系进军而不求甚解,却自以为拾了些牙慧,常常卖弄于嘴边,显示超脱本原生活的“自由”。另一种是持怀疑
的人,此种人比较真诚,但是缺少可嘉的勇气,接触到某些体系就害怕自己抵抗不住并且最终会受了它的愚弄。我以为他们担心的正是他们内心的空洞,然而宁可继
续空洞也不愿意接受被历史证明为行之有效的体系。他们也许反诘道,“我有自己的想法”,却可见此所谓的想法毫无坚定可言,否则与不同的体系接触再多,也不
会受到根本的影响。而且,对于人的认知能力而言,很短时间内对一个体系做出的判断都是有失公允的
prejudice。这些人仍然在思辩的过程中,却愈发自我限制,以为拒异己于千里之外就可以显示自己的强大,实乃故步自封,上不了更高的层次,颇有夜郎之风。

我想说,一辈子乐意思辩的人最不自由。他
一定偏离了他生活的目的,而被思辩中的矛盾之美所吸引,而享受一个美学的过程。此过程的本质和一篇多主题冲突的发展的古典主义交响曲无异。不如早一点有了
自己的信念并且坚守,在信念之中做到超越。真正有信念的人的第一大标志是从不排斥与具有别的信念的人频繁交流,有一种“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喜悦,还
有一种“人不知而不愠”的超脱。在这个过程中有矛盾冲突的美学享受,却以强大而无法摇撼的自我肯定为根基。

第二大标志是,有信念的人在行动上与不同
信念或者无信念的人和平相处,却在思想上从不宽容,非此即彼。由此我衍生出对佛教的深恶痛绝,因为它自称可以包容其它的宗教,这只能说明它除了某种诱惑人
的心理学外什么都不是,而且鼓励人做毫无意义的思辩。一定会有很多人会在这个地方反对我。可是我想问他们去追求这玄而又玄的东西的动机是什么。在我看来,
一是空虚,精神需要填补;二是极端的骄傲,以为可以通过涉猎一个自己都不知所云的体系而找到世界和历史的秘密。如此一来,只能虚上加虚。什么都要或者超越
其上都不是人力所能及,模棱两可的态度甚至不如绝望的心境。我做建筑设计的时候,需要想出方案。我的方案可以朝架方向发展,也可以朝乙方向发展,甲和乙不
同,却都很不错。倘若我都想要,把甲和乙结合在一起,无论多么巧妙,都证明最终什么都不是,而且带来足够多的混乱。我的导师一定会问我,你到底要哪一个?

据我所知,现任和前任的教皇都是内心保守
的人士。他们一方面在公众面前主张各大宗教和平相处,开开大会,搞搞联合;心里却一定保持着足够的距离。信念就是绝对的不妥协,自欺欺人的事情谁都不愿意
做。然而当今中国的某些聪明青年们,以为可以做到宽容并且看透一切,在各种观点间玩一玩浅薄的思辩游戏,并且以自由形容自己,却只能说明他们心中一团乱麻
而实则空无一物。

Advertisements
分类:未分类
  1. 2007年01月26日 @ 6:29 上午

    极赞klaus!
    想对"韦爵爷"说的是,我是无信仰者,但除了911时对回教,我从来不会对任何宗教"深恶痛绝".
    请不要给基督徒抹黑…
    佛教禅宗尚与思辩的内涵大不同,无论其他,望详究.
    从认识上讲,爵爷对某些"聪明"青年颇有微词,那么自己一定是更"聪明"了.在没有米饭的地方不得以吃面包,纵香纵甜,也不可以无视米饭的存在哦.
     
     

  2. yi
    2007年01月26日 @ 9:34 上午

    忍不住想插嘴了。
    韦同学认为,可以说可以想,但要有自己的根基和原则。斑竹好像也是这个意思。唯一的区别在于:基督徒的眼里,圣经本身是绝对真理,若有不完美,则是人类对它主观领悟的不完美,或是人将神的旨意付诸实践时由于自身缺陷导致的不完美,而绝非其本身的不完美。因此,基督徒有了坚不可摧的原则:圣经。
    而无信仰主义者的问题在于,出于对人类自身判断力的自信,而拒绝誓死效忠任何一个原则或是道理,因为任何被“人”认识的规律都有其相对性,所以对一切持怀疑。始终基于自己的判断,这是自信;基于自己判断导致的无所依附,却该让人自卑吧?无信仰主义者的悖论在于,他们的最高原则只能是:没有原则。若斑竹能举出一条具有实际内涵的原则而又不被自己的怀疑主义驳倒,我愿闻之。
    关于基督,我想说,人类靠自己,走不出困境,逃不了灭亡;靠基督,他能不能带我们走出困境,战胜灭亡之结局,在无信仰主义者眼里一定是个大大的问号。但在这种一个是死胡同,一个胡同不知道通不通的前提下,你愿走哪个?
    当然,若你相信人定胜天或是中意其它宗教,就不勉强了。

  3. 翡帆
    2007年01月26日 @ 8:23 下午

    忍不住上来踩一脚,就当是调节一下严肃的气氛吧...
    看了斑竹的第3点,想到了Professor 经常说的 Anmassung von Wissen….
    "我主动放弃自己的一部分判断力,或者运用判断力的自由", 窃以为类似于"Ich lasse die Sache laufen…"
    顺便说一句,你们难道不是恰恰在"思辩"嘛...

  4. Arthur
    2007年01月26日 @ 10:41 下午


    我想存在两种不同的思辨模式。一种是个人的思辨,一种是社会和历史的思辨。楼主说的作为目的的思辨显然是社会和历史的思辨,我是完全赞成的。这正是不同信仰的人群交流的前提。但是我反对个人的思辨(这里思辨不同于反省),因为它是无信仰者的最大特征。任何理直气壮说自己没有信仰的人,其实多半都是有信仰的(要么就是很横的人),或者说,那虽然不是faith,也至少是inclination。我认为楼主是有inclination的人。
    但是inclination毕竟不是faith,尚有可动摇的余地,也就是说,有重新估价(Umwertung)的可能性,也就是说,一直在寻找自己真正的faith。我想楼主还处在这个阶段。
    处在这个阶段的人有两种表现。一种是急切地想找到自己的信仰;一种是以为自己是有想法而拒绝接触别的想法,对于不同的观点在没有消化之前首先采取批判的态度,同时自称“无信仰者”。其做法和说法是矛盾的。无论哪种表现,思辨都不是目的。
     

    我不相信你坚守的价值观是进化论的。除非你说服我文化和艺术也是进化发展的(反例数不胜数)。而且我想知道你对进化的标准是什么。在我看来,进化出的东西一定是先前没有的新东西,而且一定优于先前以有的东西。
    历史证明有效的体系是否可指导未来的体系,我也不知道。不过楼主可以举出一个思想体系是一定可以指导未来的,我愿闻其详。如果楼主举出例子,我想说,那些都是历史证明有效的体系的当代版本。当然,判断它的标准是一个历史哲学问题,霍布斯、维柯、赫尔德、黑格尔、兰克、马克思、柯林伍德、布罗代尔等对此的著作汗牛充栋,楼主有兴趣时不妨一览。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旧约 传道书》)
     

    信仰危机是存在的,而且我从不排斥,因为它显示了信仰之间力量对比的此消彼长,是激动人心的篇章。我想表达的是,信仰危机的结果不应该是无信仰,而是另一种信仰,就像原先最爱水果A,现在最爱水果B。如果结局是反而没有信仰,那么我想说,这个人不如去死。
    如果在不主动放弃自己判断力的情况下一直都最爱水果A,那么是可以做到超越(Selbstzucht)的。

  5. Arthur
    2007年01月26日 @ 10:42 下午


    皈依的原因当然有精神空虚一条,我本人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但是一旦真心皈依,精神就绝对不空虚。所以精神空虚是无信仰者的特质。如果有无信仰者说,我不空虚,那么我想说,生活对你还没有到位,你总有空虚的那一天。我想楼主对此不是没有感觉的。
     

    楼主认为我相信上帝的意图是不可知的,这样说非常片面和绝对。在大部分具体的、还看不出前后关联的事情上,我承认上帝的意图是不可知的。比如,上帝对我出生年月时辰的意图,我就不可知。但是,上帝对整个人类和历史的意图我再清楚不过,这对一个基督徒而言,就是人能掌握的到的历史的秘密。
    而我所批判的“极端的骄傲”是针对佛教对当今中国青年的误导。虽然各个信仰都对历史的结局做出解释,但是佛教显得还要超越其上。青年们妄自尊大,以为接触了佛教就可以一步到位,而不见其虚无飘渺的特质。
     

    我相信任何真正的自由思想者都是有信仰的。否则他们的自由思想没有出发点,就像人在大地上没有居所。就人类的实际情况而言,能够去说,有一个固定的居所是对行动的限制,因而人就不自由了吗?相反,没有固定居所的人是不自由的,因为他永远都必须还要寻找一个居所。至于对是哪一个居所的考虑,就是个人思辨的起源。

  6. Arthur
    2007年01月26日 @ 10:42 下午


    我昨天写那个东东,其一是想多信仰对于人的重要性,其二还是想发出邀请:去深入了解一下基督教。楼主自认为已经看清一些东西,因而不需要再去接触,不过从楼主对基督教的Kommentar来看,楼主的理解和真正的基督信仰相去甚远(非常负责任地说)。
    假如有人问楼主,为什么不再接触基督信仰,楼主若像小孩子一般回答:“我就是不喜欢,感觉不好,它的思想不适合我的性格”或者“别人不接触,我也不接触”或者“我很牛逼,不需要什么信仰”,那么这些回答都是相当合理并且令人满意的。如果楼主说“就因为基督教有你这样的鸟人,所以我不再接触”,这种不妥协的姿态更加令我激赏。假如楼主只是说,不想再接触基督教是因为基督教如此这般,而且“我已经看得很清楚了”,那么我就觉得很过分了。因为楼主一方面想显得自己在思想上是成熟的男人,一方面却在不严谨的状态下说着非常有问题的论据,这只能说明人性的骄傲。
    如果楼主真的是有自己想法的人,就不用担心深入了解基督教会对自己有什么unerwünscht的影响。如果楼主持续不肯,那么请给出一个要么很感性很无厘头,要么就能够说服人的原因(比如基督教的问题到底在什么地方)。否则楼主疏远基督教是一种不值得的自我欺骗。不理性而装做理性的做法我想在楼主看来也是不可取的。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望楼主三思。
     

    我做为一个基督徒,从不排斥了解别的思想体系。如今我孜孜不倦地继续研究以反基督著称的尼采哲学正说明这一点。而尼采对基督教的批判正是建立在对圣经滚瓜烂熟的基础上。
    我也不能说我从来没有动摇过。但是这种动摇只是schütteln而不是erschüttern。在不断的动摇中,信仰得到不断加固,而用于个人思辨的精力越来越少,个人反省的时间越来越多。(反省就是检查自己的信念能否得到实施。)三年来一直加固我的信仰的,是我的精彩纷呈的现实生活经历。
    不过,我很眼羡那些想法很单纯的基督徒,只要信就好,其它的都不想。对这些人,我有卢梭式的倾慕。
     

    最后谈一下佛教。我承认我对佛教的深恶痛绝属于小孩子脾气,因为我没有深入了解过。但是我和一些功力不凡的佛教徒亲自打过交道。我发现,任何两个佛教徒在信仰的问题上都谈不拢,不像两个基督徒能够就信仰的问题在瞬间达成一致。我是在西方文化的熏陶下长大的,从不理解这种不明不白的言说方式。
    或者这么说吧,我厌恶佛教,但是热爱每一个佛教徒。

  7. Qianrong
    2007年01月29日 @ 2:58 下午

    辩论教给人的是开放的头脑和平和的心境,可惜普遍观点下这一活动始终遭到误解。世界上几乎没有一件事可以简简单单地归纳为非黑即白。有容乃大。以包容的心态看世界,就能在纷繁混乱之中发现协调。尝试既是我们的生活方式,也是我们的生活目的,其原因就在于我们并非自然的主宰,而只是自然的一个部分。

  8. Qianrong
    2007年01月29日 @ 2:58 下午

    辩论教给人的是开放的头脑和平和的心境,可惜普遍观点下这一活动始终遭到误解。世界上几乎没有一件事可以简简单单地归纳为非黑即白。有容乃大。以包容的心态看世界,就能在纷繁混乱之中发现协调。尝试既是我们的生活方式,也是我们的生活目的,其原因就在于我们并非自然的主宰,而只是自然的一个部分。

  9. Qianrong
    2007年02月1日 @ 3:44 上午

    应楼主要求,说明前面的评论是针对引文中涉及佛教部分提出的。另申明同一回复发了两遍纯属网络问题,绝非有意灌水:-)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